蜂鸟科技
创业创新

一个非典型产品经理的创业心得

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19-09-16

我仍相信我还有机会,用一款产品去证明自己,去兑现童年时代的执念:终有一天,用一个了不起的发明,去影响人类的进程。

前两天,一款叫做zao的app忽然刷屏,主打ai换脸视频,一下子爆到服务器瘫痪。

尽管我知道,这样好玩的话题产品往往火一把就死,还面临巨大的隐私、版权压力,但在那一刻,一种久违的感觉袭来了:看到全新的产品,然后眼前一亮。

两天后,新浪微博的新品绿洲开始刷屏,形似instagram,神似小红书,本身并没有任何创新,但依然引起了激烈的讨论。

这个“清爽”社交提的好,有人说,天下苦朋友圈久已。

这当然引发了我的diss,微博做清爽社交,就像波多野结衣说要清纯恋爱!

但是或许,天下苦的不是朋友圈,而是在过去漫长的两年里,我们的互联网世界已经太久没有了不起的改变,甚至产品经理这个牛逼闪闪的titie也有点暗淡了。

这两天,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网站(app)九周年了,nairo说你可以写点什么吗?不用尬吹,就说说你自己的产品心得?

刹那间我忽然有点迷茫:我?产品心得?

其实,辩手李慕阳这个号为业界所知,更多是因为我的文章,在很多人的眼中我就是一个擅长商业分析、非常能写、整合了很多资源的人,甚至我自己也忘记了……我,其实是一个非典型产品经理。“非典型”是因为至今为止还没有做出真正为世人所知的产品。

下面是一些心得,紧扣着产品这个主题:

(1)你是一个天生的产品经理吗,要回首孩提时代,梦想改造世界,爱好分析、喜欢写作、战斗意识,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和想象力,想要亲自改进创造……也许这些就是产品思维最重要的萌芽。

(2)逻辑分析、战略战术、对人性的换位体察,这是产品经理应该日常训练的习惯,辩论是一种好方式,当然不是唯一的方式。

(3)一切从创新开始。创新并不神秘,只要你抓住某个领域内人们真实的需求和痛点,提供全新的高效率解决方案,假以时日你就会得到他们的支持。

(4)人生是有所谓红利周期的,处于红利期的时候,你不需要多努力就可以得到非常亮眼的成就。实现这一点的前提是你要及时调整方向、找对环境,在这件事上“努力”是不够的,因为选择远远大于努力。

(5)很多时候,你在舒适区待久了,这里稳定、安全、体面,只是变化和机会太稀缺。但是你已经被“体制化”了,你依赖这样熟悉的环境,会以为一辈子都不会改变。只是有时候,你需要换个环境体验下,到底哪里才是真正属于你的王国。

(6)创业就是坑连着坑,世界远比你想象的残酷和险恶,每天各种意外不断发生,资金一天天耗尽,生活如同绞索渐渐收紧……但是即便这样,你也一定要创业,因为你过的是自己做主、自己承担的生活。创业没有成功失败,你只是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,远离安稳的舒适区,一个人独行、自己承担。

(7)每一个问题,都应该用积极的心态去面对,那么被忽悠的磨难也可能是机会。

(8)不想颠覆bat的产品经理不是好产品经理,就像不想颠覆微信的社交创业者也不是好创业者一样。有时候我们或许应该学会倒推,假设bat是可以颠覆的,那么应该是在怎样的条件下……以果推因,层层分解。

(9)任何一个产品,最表层是交互设计,深一层依次是应用场景、功能矩阵、技术能力,直到最深一层是企业无形的商业理解,是底层逻辑。所以你拆解一个场景,要一直拆到他的底层逻辑,可以感受到背后那个产品经理的灵魂内心。

(10)人生中,注定会有一些事情,让你彻底地没有退路,与过去彻底地断舍离,才能破釜沉舟、孤注一掷地前行。

(11)我们是伞兵,天生就是被包围的。创业者不要怕寒冬,因为天生就应该在寒冬中,只有在时刻都可能断粮的严酷环境中,你对商业的思考才能更加刺骨地深刻。

(12)互联网就是一个流量买卖的生意,其核心在于获客成本、留存比例和转化效率,你要用最少的钱获得最多的用户,用最少的钱粘住他们,再用最有效的方式把他们变成钱。当你理解这一点的时候,很多互联网的讲故事、跳大神都变得微不足道。

(13)创业没有定式,不是说别人都是靠融资,你就一定要靠融资。你最后赚钱的点,可能一开始也没有想到。

(14)长期对于产品和人性的思考,会让人变得更加包容,只要不讨论道德和意识形态、戾气就少了很多,思维更加积极开放和灵活,充满童心和好奇。

(15)对产品的思考不应该是讲故事和感性的,我们不仅要看到现象,更要弄清楚现象的概率、数据和背后的逻辑,否则很容易陷入错把小概率当常态的陷阱中。

(16)对产品的思考或许可以是公式化的。产品效益=((人群规模*需求迫切度*场景频率)-交互成本-竞品效益)*规模化边际效益。

(17) 一个产品要想起来,一上来不能备受关注,否则不仅创始人压力太大、投鼠忌器,而且会成为互联网观光团(产品、运营、投资)重点关照的对象,反而不利于生态建设。

(18)无论如何,先跑起来,先跑出数据来,而不是和别人进行“理论较量”,因为这种较量很容易空对空,况且如果别人不想支持你,他可以有千种理由。

(19) 一个产品不能太过“产品经理”导向,而是要从用户出发,你从产品理论的角度可以说的头头是道,但是用户并不关心你有怎样高深的理念,他们只关心拿到这个产品能做什么,凭什么下?

比如“可以避免社交信息过载”是一个产品学意义上很棒的理念,但是放在用户那里并不care。

好友孙康说,也许我的这种需求只是“产品经理的需求”而非用户需求,因为大多数用户,微信好友不过数百人,我说的这种社交信息过载他们根本遇不到。

(20)好的产品应该简单明了,一句话就让人想用,而不应该太过缜密复杂、定位模糊。好的产品不需要向用户解释,它应该自然而然、上手即用,都能从现实生活已有生活方式中找到映射,比如微信替代短信和说话,insta替代相机。如果在现有生活中找不到映射,要费力气去解释是什么,那基本也就起不来。

(21)最大的问题是,不能总想着憋大招、一鸣惊人,结果导致产品设计越来越复杂、开发周期无限拉长,却无法真正检验用户的需求。微信的第一个版本也是毫不经验的,真正的大招实在迭代很多次之后,小步快跑、快速测试迭代永远是对的。

(22)很多行业媒体上风生水起的app,其实数据没那么好,很多你听起来牛逼的app已经是断崖下跌、接近崩盘。很多产品经理赞不绝口、逼格很高的产品,其实数据一直低迷,很多看起来low爆了的产品,日活却一直坚挺。

总体来看,陌生社交的dau大盘在急剧下跌,主打约炮的几款跌的还慢些,兴趣类非常惨淡。用户更多的时间被内容、游戏类分流。

需求这个东西可以分为两个层面,浅层次说就是对某一场景具体问题的解决,往深层次说就是人性深处某种固定不变的倾向。有的需求暂时看起来不存在,但是一旦你提供了远高于已有方案的新方案,当人们适应了新方案带来的高效率,就会产生巨大的依赖性、进而厌弃原先的方案。

从这个角度说,需求是可以被重新激发的。真的已经没有需求和痛点了吗,那人们的生活应该也不会再痛苦了,可为何环顾四周众生皆苦呢?

(23)过去的规律容易总结,但是面对新的情况你该做什么,却不是靠规律和方法论就可以的,你需要灵感。很多时候你很容易知道做什么不对,难的是知道做什么是对的。

(24)很多人说我行为犀利深刻,其实是因为我是一个创业者,这些都是实际的创业思考。如果你面对的是明天生死存亡的选择,稍有疏忽就会把公司待到坑里,那你写的东西就难免不犀利深刻起来。

(25)idea很多时候没那么重要,团队和执行力才是关键,一切问题的根本是人的问题。

当然,尽管一个idea很容易被别人想到,但是真正实施起来,战略战术的系统、关键的细节,每个人玩起来都会不一样。别人只能猜到你模糊的方向,却不可能做出真正和你一样的产品。

(26)有些事情,错过就错过吧,也许一开始就注定不属于自己,只是给自己涨涨教训、认清弱点。

(27)产品经理的神话时代也开始终结。当张小龙开始说“我从没说过克制”,当崇拜者们发现他也并非所向披靡、比如短视频就打得很糟糕时,大家开始重新反思这件事情。做产品就是要改变世界?或许产品经理还可以这么说,只是声音没那么自信了。

(28)产品创新乏力,同质化越来越严重,运营制胜论开始流行,而且运营越来越“奇技淫巧”,拼团、分销、裂变、红包、私域流量开始盛行。当一个圈子到这个阶段,证明人口红利确实已经开始终结,人们的需求逐渐饱和、对新的app缺乏兴趣,便宜的流量再也找不到了。

(29)任何时候,一个反常识的项目火了,背后必有隐情和猫腻。他宣传的可能是某个高大上的故事,但真正赚钱的可能是水面下的另一面。甚至于如此不合常理的项目还能不断融资,本质其实是洗钱。

(30)人性的基本就是“人的大脑是一滩懒肉”,总想着减少注意力的消耗、获得更多多巴胺之类的愉悦。所以好的产品要么实用,要么好玩。当实用的效率工具解决各种问题之后,省出来的碎片时间开始用于追求愉悦,这时候单位时间内的娱乐效率至关重要,决定了能否上瘾沉迷。

(31)低迷的情绪开始影响整个业界。社交创业群里,讨论新项目的人越来越少,讨论政治的越来越多。很多行业媒体开始转变方向,纯粹的tmt不流行了,社会热点、文化和消费成了新关注,纯逻辑的干货不流行了,讲故事的“大公司八卦野史”开始盛行。

这时候,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反而成了一股清流,一直都在默默坚持,分享行业干货,培养行业人才,既不追热点,也不吃相难看地接大量头条广告。

尽管一开始,我认为互联网干货这个赛道天花板太低,但当资本风停的时候,我忽然发现这种坚持异常可贵。只有当众生喧哗归于平静、寒冬天里,我们才能真正做一些自己热爱并且坚持的事情。

(32)创始人们平时再高光、相处久了也会暴露出致命的硬伤,能不能走下去就看是否能正视这些硬伤,找互补的人去组团。我也开始接纳自己的很多弱点,学会割舍和放弃,比如对于太下沉市场的东西我是玩不来的,即便可以理解,也无法感同身受,夏虫不可语冰。

过去半年,我开始玩vr,一发不可收拾,每天至少在虚拟世界中半小时。眼下的机型还很不完善,无论交互还是内容,在产品经理的角度看都是“问题太多了”。

这忽然点起了我的某种雄心,带来了某种熟悉的感觉。毕竟,我曾经亲眼见证整个3g时代,从最初的功能机、最简陋的app开始,从微信微博的大战到头腾大战,但这个时代我并没有拿下最多的红利。

现在5g要来了,这是远比4g宏大的变革,我还要再次袖手旁观吗?

桌游、声音社交、社交游戏、标签分发、拍卖小程序……我已经有太多本该做成的事情没有做成,但是项目库还有上百个令我激动的点子没有被做出来。

我还有机会,用一款产品去证明自己,去兑现童年时代的执念:终有一天,用一个了不起的发明,去影响人类的进程。

我还记得刚开始创业的时候,一直梦想有一天,在上海中心有一件办公室。我想象着,傍晚时分,头发泛白的我在深夜下班、坐上高速电梯、手里一杯咖啡,脚下是整个中国乃至世界的经济心脏。

或许你会觉得幼稚,觉得我是白日做梦吧?那就算是做梦吧,我也要留下这样一段记录,许多年后再读起依然可以泪流满面、感叹人生奋斗好时光。

我把这篇文章献给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的九周年,也献给很多我想提、却最终没有提名字的人,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陪伴,谢谢在关键时刻的扶植。

也献给我自己,那个一直在战斗的少年:“看着我,也告诉我,你的心依旧燃烧着。”

#专栏作家#

张俊,微信公众号:阿辩论(ID:bianlunlove),个人微信13385698365。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。上海帅醒创始人,专注社交传播、事件营销、商业预测分析和产品开发。

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。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。

题图来自Unsplash,基于CC0协议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 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 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马斯克:十年内可把人脑与AI计算机连接起...

  • 大片为何如此震撼?音效功劳不少,天域传媒...

  • 2013-11-6 Cookie晚报(缘...

  • 微博盈利预示社交广告将迎来井喷期

  • 新茶饮 | 纯营销已死,怎样才能分市场一...

  • 移动设备管理(MDM)厂商优劣分析:烽火...

  • 公安部:全国查获“套路贷”涉案资产35....

  • 1分28秒成交破10亿 苏宁818亮家电...